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我那片老屋老院

2018-11-09 18:18:09
我那片老屋老院 离开故乡几十年了,对当年所住的我那片老屋老院,却总是心有所系,情之绵绵,从记忆的长河里挥之不去。

禁不住提笔记下它在岁月流年中所经受的风霜雨雪,种种不幸…… 我那片老屋老院,坐落在小山村的“心脏”部位,四面被邻里的院落包围着,进出家门的路狭窄得只能委曲容下一辆人力平板车。

就这么个蹩脚的老屋老院,却住了我们家上下五代人。

它对我们的贡献可谓是“劳苦功高”。

风水先生曾说我那片老屋老院风水受阻,实属不好,建议我们选址建新宅。

可是由于一直贫困,哪有钱去大兴土木呢?就这样,风水先生的话,只能当做梦一代一代地做下去。

老屋老院占地1亩多,共有房屋5间。

其中北屋3间,西屋3间。

西屋比堂屋年久,听老人说,西屋是民国之前我祖爷从村上一个王姓人家手里花了当时的七吊钱买下的。

一直住到我父亲成家时,实在住不下了,我爷爷才在屋的北面盖了3间土墙草屋,砌了院墙,即形成了后来的老屋老院。

屋院格局,一直到我离开后好多年都没有改变。

提起那片老屋老院,我是既欣慰又酸楚。

母亲讲,我和我的姐姐、哥哥和我兄妹5人都出身在这里。

北屋又矮又小,一张双人床就占去了一间屋的2/3位置。

即便那样,三间北屋的分工,依照农村的风俗仍然十分讲究,进门的那间为堂屋的正厅,是供家人聚会,接客用的。

后来,奶奶因年迈,不慎摔成骨折瘫痪在床。

为方便照顾奶奶生活,我和奶奶搬到西屋居住,直到奶奶去世。

上世纪60年代末,我读书、当兵离开了那片老屋老院。

其间,我哥嫂在这片老屋里生下了七个孩子。

日子过得十分艰难。

由于那片老屋老院年久失修,眼看孩子一天天长大,我哥嫂还要担心我从部队回来后的住房问题。

旧忧新愁令他们不得安生。

一次,我从部队回来探亲,想到盖房,我便从参军前的工作单位——水利局,买了足够三间房用的毛竹、木料等,哥哥上山打石,赶在我回来之前为我盖房备料。

1976年4月,组织上为我在省城安排了工作,原来备好的为我建房材料,算是派上了大用场。

我哥嫂趁机推倒了实在无法居住的三间堂屋,原地重新翻盖了1处新房。

为了盖房留滴水的问题,我嫂子被邻里无理殴伤,直到惊官动府,才停息事态。

在翻盖新房前夕,我携新婚妻子回老家探望。

进老屋时,因房门太矮,只能低着头进屋。

我妻子感慨道:我只知道皖北农村落后、贫困,今天总算感受到了它的贫穷程度。

从上海下放来安徽生产建设兵团的她,哪里了解皖北农村当时的穷苦状态啊! 到了上世纪80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