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价格煤质双压山西发电企业成了三明治中心

2018-10-29 12:01:29

价格、煤质双压 山西发电企业成了三明治_()中心

近年来,高位运行的煤价远远超过了发电企业的承受能力,特别是山西省一批按照“低煤价、低电价、零利润”核定的发电企业,出现了全面亏损。更让人担心的是,由于经营状况恶化,发电企业安全投入减少,安全欠账相当严重。天大的事——电力生产安全,正在面临严峻考验。

煤质下降 发电企业的“长痛”

近年来,煤炭价格强劲上扬,全国各地煤炭价格涨声一片。然而,煤炭紧张伴随的不仅是煤炭价格的上涨,还有煤质的下降。

山西电煤协调委员会为笔者提供的一份数据显示,2000年至2005年,全省电煤发热量下降741大卡。据预计,如果标煤单价以300元/吨计算,意味着吨煤成本提高32元/吨。

电力是能源转换工业,煤质的下降影响发热量,电煤质量下降等于标煤单价上升,直接的后果是电厂燃煤成本提高,而事实上,煤质下降给发电企业造成的伤害远远不止这些。

一家发电分公司郭姓总工程师介绍说,煤质差给发电厂带来的不仅是发电成本的上升,更有隐性巨额成本增加和安全运行的压力。他说,煤质下降造成设备磨损严重,加大了机组的损耗,导致厂用电上升和维护费用增加;同时,由于煤质差锅炉燃烧不稳,常常被迫投油助燃,不仅给机组的安全和经济运行带来危害,也极大地提高了运行成本。

山西南部一家电厂副总工程师介绍,该厂电价是按吨煤137元核定的,而目前煤价已经达到280元/吨,根本没有利润可言。而且,由于煤质很差,机组设计的含硫量为0.5%以内,而现在2%的煤也得烧,机组设备腐蚀、磨损得相当严重,很心疼。

煤质下降还导致锅炉排灰增加,某发电企业灰份含量设计值为16%,而近年来由于煤质下降,入厂煤灰份达到%,排灰量成倍增长,该厂投入2000万元建设的灰场设计使用寿命为2 .15年,只能使用不到9个月,重建新灰场还需要巨额投资,这些都构成了发电厂的高额隐性成本。

朔州某发电企业燃料管理部门负责人介绍,由于煤质差,亏损严重,该电设计使用寿命15年的排灰管道只用了5年,并且由于排灰量剧增,导致排灰不畅,厂里不得不投入资金投对排灰管道进行了加粗改造。

据介绍,近年来,发电企业受高煤价冲击,生产经营难以为继,由于资金短缺,设备投入减少,该检修的机组由于资金短缺不能检修,造成设备健康水平下降。人们都说煤炭企业安全欠账严重,而事实上,发电企业的安全欠账也相当严重,而目前还没有引起人们的足够重视。

某发电公司一位负责人介绍,2001年,该厂对发电机组的检修费用为4500万元,2005年这笔开支被压缩到了900万元;2001年,该厂支出的材料费达到1300万元,2005年的时候被缩减到了700万元,安全投入严重不足,安全欠账非常严重,企业必要的库存仅有150万元。

大同一家发电企业杨姓负责人介绍,去年厂里机组运行不稳定,高峰带不起负荷,厂里研究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运行操作出了问题,后来确诊是煤质的问题。

解决之道:减少中间环节 按成本重新核电上电价

并不是煤矿挖出来的原煤质量下降了,而是一些利欲熏心的人通过在煤炭掺假上牟取暴利,煤质下降是地地道道的“人祸”。某发电企业一位人士告诉笔者。

据了解,山西煤炭运销主要有两条出路,一是铁路出境,买方和矿务局签订合同(签订的多数属于煤电供应会上的大宗合同),矿务局根据客户需求安排专列,直接把煤炭发给客户。这种方式手续简单,中间环节少,国有煤矿多采用此种方式。 二是公路运输,在山西省,除国有煤炭生产企业,市、县国营乡镇、私营等煤炭生产企业统称地方煤矿,所产煤俗称地方煤,其产量约占全省煤产量的65%左右。而买方并不能和这些煤矿签订合同的,需要和山西煤炭运销公司下属的地区煤运分公司签订合同,这一销售中间环节的存在和煤运公司中间加价,不仅助推了煤炭价格上扬,也使电煤质量恶化。

一家发电公司总经理告诉笔者,以质论价在山西目前的地方煤流通体制下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他介绍说,“五统一”的管理程序是:发电企业和地方煤运公司签订合同,煤运公司再和煤矿签订合同,煤运公司组织煤炭运抵电厂。煤款结算时,电厂不能与煤矿直接结算,而是电厂先与煤运公司结算,煤运公司再与煤矿结算。有的地区要经过四个部门结算。这种办法使得管理环节复杂,削弱了电厂对适用煤种煤矿的选择性,削弱了电厂对煤质监控的主动权,剥夺了电厂组织货源的主动性,煤矿也不能及时得到货款,煤炭企业对发送电煤没有积极性,这种方式不利于供需双方利用市场经济的特点灵活多样地平等交易、面对面地洽谈价格、质量、供货时间、方式等。

晋南一家电厂燃料部门负责人说,“五统一”促使煤运公司重管理、重收费、轻服务,不承担相应的和义务。煤运公司是中间环节,按原煤吨位收费,对质量没有主动控制意识,电厂对煤质有强烈控制愿望,也有检测手段,但由于供需双方不直接见面,客观上促使煤炭生产、装载、运输等环节掺假、换假之风越来越盛。而因煤质差而造成设备故障被迫停机或降负荷时,全落在电厂头上,煤运公司不负任何。

另一家发电企业表示,由于无法及时与矿方结算,矿方不愿意把煤炭卖给他们,该厂很久已经没有买到原煤,只能在路边煤场买一些被掺过假的劣质煤,煤质差的没法烧。

那么,煤运公司中间环节的收费和加价的依据是什么呢?

有关人士介绍,山西省煤炭运销总公司过去是代替政府对全省的地方煤炭实行统一的管理和销售。而根据国家财政部、国家计委(现国家发改委)2002年的相关文件,针对山西省煤炭产销企业征收的能源基地建设基金于2006年1月1日起正式取消。但时至今日,收费仍在继续,不仅如此,各地煤运今年还提出了提高收费的要求。

专家指出,山西煤运中间加价收费,使发电企业吨煤增加了11元—38元的燃料成本,这是十分不合理的,应立即停止征收。

与此同时,山西一些电厂的电价是2002年厂分开时按照零利润电价核定的,而现在煤炭价格比以前翻一番还要多,均出现了严重亏损,这是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问题。专家建议,在目前竞价上不能够及时推行的情况下,国家应当重视这些低电价电厂的实际问题,按照现在的成本重新核定电价,不然,随着今年煤价的进一步上涨,这些企业可能难以生存下去,这对他们也是不平等的。煤质和电价问题得到解决,电力安全生产才有保障。

恒大雅苑
碧桂园玫瑰公馆
德信杭州之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