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养生

灵异传奇诸葛迷案之泥兔迷案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1:50:0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今年的中秋有些凉,月圆在十五那天的下午五六点,所以很少人看到那轮圆月。即便如此,这个中秋还是有众多的人仰望天空,希望看到那个传说中的嫦娥和她那只玉兔,忽略吴刚,嫦娥或许是寂寞的。但中秋的含义是思念和期望团员,所以中秋还是有它另外的含义的。  诸葛风自从破了“助手死亡谜团”后名声大作,这个小城里已经传遍他是如何睿智和英勇,并且带有一些神秘和007的味道。不过诸葛风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他是一个喜欢冷清的人,但此刻他的心理还是混乱无比,因为他的左手正被一个美女牵着走,而这个美女正是安然。  “你也太小憩了吧,好歹本姑娘陪你破了那个金探长的案子,现在陪我上个接也这么为难吗?”  “安然大小姐,不是这样的。只是…你的手牵着我的,我…”  安然瞥了一眼诸葛风,然后信誓旦旦地说:  “怎么,怕我摸过死人的手给你带来晦气啊!”  诸葛风立马赔笑道:  “不,不,绝不是这样的。是我怕我牵着的兔子被拉扯。”  安然回头看了看刚在路口买的尾巴为白色的小灰兔,此刻兔子正被一条绳牵着,她若有所思,挥了挥手说:  “让兔子回到大自然吧!”  诸葛风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安然,安然有些不好意思,面对这样的目光她心跳也紊乱起来,脸色有些泛红,但立刻她脸色惨白,因为诸葛风看着她说:  “大小姐,你是不是发热,你看看这车水马龙的城市放了这家伙它能活吗?”  安然板着脸,气嘟嘟的一个人先走了。  诸葛风无奈,自从上次和安然破案后这女孩便一直缠着他,虽说安然有些家庭背景,而且这女孩心地很好,人也漂亮,可以说是不少人的梦中情人,可诸葛风向来对女人有种惧怕,一遇到女人他就有些短路,所以让他如何对待安然他自己也盲目的很,在他心底觉得还是处理案件,抽丝剥茧的感觉比现在要好上几百倍,困恼的是他的逻辑思维完全跟不上安然的跳跃性思维。  就在此时路边一个长相清秀的小女孩堵在安然的面前,用那可怜的眼神看着他们。像这样七八岁出来乞讨的女孩他们见多了,不管他们是否是自愿出来乞讨,安然都会掏钱。  “姐姐,我好几天没吃饭了。带我吃一顿饱饭吧!”  安然一愣,一般都是要钱,这女孩子怎是要饭。心中想这女孩一定是真饿着了,于是正要开口说带她吃饭去,一双大手却握住安然的手,并且后拉。安然回头,正要给对方一个白眼,却看到是诸葛风。  诸葛风笑着掏出十元钱打发那个女孩走了。然后对安然说这个女孩叫“小云”,一直在这个地方乞讨,以前自己也给她吃过几次饭而且还给了不少钱,但第二天那女孩必然还会在这里乞讨,估计是什么人指使的。安然恍然。  “兔子,兔子没了!”  安然惊叫,诸葛风回头一看,果然兔子没了,但他却看到原先那个乞讨的女孩正抱着兔子飞快的逃入人群。安然也看到了,他们对视一眼,只好都笑笑,安然想这样也好。      这日晚间诸葛风忽然醒来,他看了看手表,凌晨一点,但他感觉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一种不安走遍全身。他不停踱步,喝了几杯冷水,心平静了一些,窗外依旧有几盏灯火亮着,这黑夜似乎正酝酿吞噬所有明亮一样。  安然的面容浮现在诸葛风面前,却在这时电话铃响了。  接完电话诸葛风眉头紧锁。  半小时后诸葛风到了现场。  这里是一条街道的小巷,就在诸葛风和安然遇见小女孩那条街的不远处,只是这条街比较冷清,死者为男性,约摸在四十岁左右,仰面躺倒,身体没有明显伤痕,双目圆睁,嘴里被塞满月饼,身边有个被拿走钱的空钱包。  “诸葛先生,这次又麻烦你了。”  诸葛风看着从人群里走出来的警官,微微施礼,他认识这个警官,上次被警察局聘用就是这个警官与他交涉的  “王警官,你好。没什么的,我已经是你们的外聘探长,过来处理是因该的。”  王警官微微一笑,回想起那天邀请诸葛风加入警局做正式探长的事情,这个年轻的私家侦探不假思索就拒绝了,把他以前在学习侦破的老师搬出来才勉强让他成为外聘探长。  “诸葛先生,你也看到这个现场了,本来不想找你来的,但这已经是第四起案件了,三男一女,死去状态完全一样,嘴里都被塞满月饼,钱财洗劫一空,而且前三个死者都有一个相同的职业,都是从事高点行业的。”  “哦,这么说凶手的目标都是高点师傅。那么这第四个应该也是。知道是什么导致死亡的吗?”  王警官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拉过诸葛风,小声地说:  “服用超过身体能承受的十倍计量的兴奋剂,就是伟哥那种。”  诸葛风听完一愣,  “什么?十倍计量的兴奋剂?”  王警官点头,表现出一些无奈。这时候跑来一个年轻的警察,他一脸的刚毅,看到诸葛风显得有些激动,结巴地说:  “报…告,死…者的…身份查…出来了,是…是附近的一家糕点房的店主。”  好不容易说完,年轻警察已经满脸通红。诸葛风微微一笑,拍着他的肩膀说:  “很好,我实习的时候比你还激动,把女性说成男性呢!继续努力啊!”  年轻警察更加激动地点头,眼里流露出被鼓励后的动力十足。  “诸葛先生对待新人很不错啊。你的崇拜者,他们一定跟你好好学习呢。”  “行了,我这点本事算什么。我问你,还有其他线索吗?”    王警官摇头,不过刚才那个年轻的警察又跑来,手中拿着一个泥做的兔子,灰色的泥土,但兔子的尾巴却被染上白色。  “我在不远的地方找到这个。被丢弃在路边的草堆里。”  “小刘,你干什么,小孩子扔掉的玩意拿来有什么用。”  王警官有些生气,但诸葛风却笑着对刘警官说:  “小刘,你做的很好。只要是现场附近一切不寻常的东西都值得怀疑。这是一个好警察应该做的。”  小刘倒是一高兴,王警官老脸一红。诸葛风把玩那只泥兔子,思索着什么。来到捡到泥兔子的地方,他发现这个地方是一个死角,能看到凶案那边,但凶案那边却看不到这里。诸葛风怀疑可能有目击证人,这个泥兔子很有可能就是证人丢下的。  “王警官,你们调查下这个兔子在其他现场是否有,仔细的查一次,还有查一下这个兔子上的指纹,和死者身上的所有指纹对比下。”  现场被隔开,所有人都已经离开。诸葛风依旧站在现场,他感觉到一些不寻常,用超过十倍的兴奋剂来杀人,这倒是一个很有创意的凶手。但目标都是从事高点行业的人,这里到底有什么联系呢?给死者嘴里塞满月饼应该是一种报复行为,还有就是钱包里没有钱,这点来看,劫财也不是不可能。  诸葛风想着想着脑海里却忽然有一个模糊的影子,等看清他心里不由一惊,安然,竟然是安然。他急忙收拢心神,自己暗骂了自己一下后离开现场。  只是他没注意到在街角那边有双灵动的眼睛正看着他。      到了这天下午诸葛风收到消息,说这第四个死者也是死于超过十倍的兴奋剂;那个兔子上留下了一个模糊的指纹,对比了死者身上的所有指纹,发现在钱包上留下了一个模糊的指纹,两个有所相像,但因为都太模糊就看不清,并且还有一个很重大的发现,其他现场的钱包上都发现了那个模糊的指纹。  诸葛风觉得凶手就要浮现,但又觉得哪里不对。  此刻他正和安然面对面坐着,他主动约见了安然,美其名曰共进晚餐,实际是他想得到更具体的验尸报告。  “我知道你找我坐什么。这样,你答应我下个月陪我逛街三次我就全部告诉你。”  “你这是威胁。无论是为了公事,还是私人关系,你都要告诉我。不然…”  “哦,不然什么?”  两人气氛有些紧张,站在一边的服务员都不敢开口询问他们需要什么。过了一分钟,诸葛风忽然说:  “我就不陪你逛。”  安然一笑,扔给诸葛风一份报告,然后唤醒还没回神的服务员点菜了。  诸葛风看着报告,眉头紧锁。报告上写着死者是死于超过十倍的兴奋剂,在极度兴奋中死去,而那种兴奋剂很奇怪,不是市面上常见的那些;其次死者身上没有勒痕,难以想象他们是如何经历那欲火焚身的,诸葛风不能想象那样子;一点是这几个死者死亡时间相聚都不隔二十四小时。  “你如何看待?”  诸葛风随意问安然。安然有些发愣,说到:  “我是法医,断案我可不行。不过我可以提出一些意见。”  诸葛风很平淡的等着安然继续说。  “可能是劫财,只是巧合的是正好抢劫的都是从事高点行业的人而已。”  诸葛风白了安然一眼,虽然有可能是随机中的巧合,但这太玄乎了,他装作不懈地说:  算了,你就会跟死人打交道。我还是自己想吧!“  安然一着急,想争辩一些什么,但却没有说的出口,她心里明白自己的确只会和死人打交道。  “那么,请问聪明过顶的诸葛先生,你的看法呢?”  诸葛风看着安然那报复的眼神,微微一笑,说到:  “在没有确切的线索前我是不会随意下判断的。不过,我推测这是报复性的谋杀,或许拿走钱是临时起意或只是一个迷惑我们的。”  安然点着头,思索着什么。她猛然想到一个线索。  “我发现一个奇怪的地方,那些死者在五年前都在一个地方学习制作糕点。”  “你怎么知道的?这可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线索啊。”  原来安然是利用她的职务之便,她在录入死者信息的时候无意发现的。诸葛风得到这个消息后就陷入沉思。      “田老师,你是说那几个人都在一个班级学习过?”  诸葛风面前的一个秃顶老头点头,并且还把一份档案给了诸葛风。  翻看完档案后诸葛风又要来那年这个班级所有人的资料。  “田老师,你还记得那时候的一些其他的事情吗?”  “不记得了,那不是我带领的班级,那时候的老师现在已经离开学校去了国外,而班级里的大多学生跟学校已经失去联系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面对眼前这个秃顶老头的微笑诸葛风实在心里憋屈。就在一个星期前离开了几位老师,而他们正是五年前那一届班级的任课老师。诸葛风知道这里一定有事情,但具体是什么他实在是想不通。  他忽然看到一个名字,并且疑惑地问:  “田老师,‘王文’难道就是…”  “恩,对的。‘这个‘王文’就是本市高点师傅,他就是国家御聘的特级营养师。”  诸葛风一笑,心中思忖这个好办了,要知道当年的事情,这个‘王文’一定知道不少,而且人也好找。    一小时后诸葛风坐在王文的家里。  “诸葛风,就是那个破解了‘助手死亡谜团’的那位聪明的私家侦探吗?”  “正是在下。”  “哦,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诸葛风把三男一女的照片拿出来放到王文的面前。王文一呆,有些激动地问:  “小娟,还有那三个恶棍!”  诸葛风看着王文,心中了然,看来他们认识。于是就问道:  “不知道王先生对他们知道多少?”  王文讲述起一个故事。原来在五年前他们都在一起学习糕点制作,当时小娟是班级里的班花,也是校花。王文当时一直暗恋小娟,但小娟在学习糕点前就有男朋友,并且两人关系很好,已经到谈婚论嫁的阶段,但王文还是一直暗暗注意小娟,只是在毕业前的一个聚会上小娟因为喝多了酒,她的未婚夫来接她,但半路上被那三个男人拦住并且用刀子威胁住那个男人,然后给小娟吃了很多兴奋剂趁小娟迷离就轮奸了小娟。王文说当时他很想冲出去拯救小娟,但面对那三个恶棍和那白晃晃的刀子他退缩了。后来小娟和未婚夫分手了,他们也失去了联系。  “哦。原来还有这么一段,看来那三个家伙是被报复。”  王文说着也很激动,不时的说出脏话,同时也懊恼自己当时的行为。  “那么王先生,你是否记得小娟的未婚夫叫什么名字呢?”  “他叫‘黄虎’。其他我不知道了。”  离开王文的家后诸葛风就去警局查询“黄虎”的资料。他暗想这个人有很大的动机。      警局里诸葛风调查出黄虎的资料,从小生活在农村里,高中成绩保送本市X大学医学系,现在在一家中型医院做主任医生。  看到这里的时候诸葛风想既然是医生,弄到一些兴奋剂很顺利的事情,但要是说他杀了那三个男人还有理由,但为什么要杀了小娟呢?莫非里面还有隐情。心中暗暗思索,却又看到一份记录。那是黄虎的领养证复印件。  当诸葛风找到黄虎所在的医院却得到他已经请了一星期的假期的消息。诸葛风感觉哪里不对,立马来到黄虎所居住的小区。  门半掩,里面传出轻柔的舞曲。诸葛风大声的对屋里喊了几声,但没有回音。轻轻推开门,诸葛风愣住了。  只见黄虎倚靠在地板的一个角落,他身旁放着一瓶红酒,但黄虎身体上已经有几块尸斑显现。诸葛风环顾现场,发现一封放在CD机上的信。带上手套,打开信,里面只有几句话,  “经历这些年我终于报复了那些人,但我惶恐的是小娟死后一直来找我,我心中不安且害怕,唯独选择死亡来赎罪。”  诸葛风有些糊涂,什么叫小娟死后一直来找黄虎呢?莫非是因为他杀了旧爱,所以心中不安?诸葛风又看了现场,并没有搏斗或挣扎的痕迹。在CD机旁有个CD盒子,看着上面落下的灰尘诸葛风立刻判断黄虎不是自杀。   共 859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性阳痿要接受那些检查
黑龙江男科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治癫痫的专科研究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建材选购 门店管理方案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