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那么一点感觉

时间:2019-06-08 04:18:5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那么一点感觉

天气比较热,强烈的阳光晒得我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躲在一座大厦底下,我等着梦来接我。

等了半天,梦才过来,她一看到我就一脸高兴的样子,阔别已久的重逢似乎给了她很大的欢喜。

我们下了出租车,梦带着我穿过小巷,左右拐了好次才来到她的楼下。这房子是一座独立式的建筑,楼梯对着路口,很开放,什么人都可以随便上来,房子象是刚刚建好,楼梯上面全是泥沙。

楼梯很陡,但梦还是很快就到了楼上,也许她已经习惯了这楼梯的陡峭。我小心地看着脚下,慢慢地蹬着楼梯。一个沉重地脚步声此时正从上面下来,一个男人的身体很平稳地从我身边擦肩而过。我不经意地回头看了看他,是一个年轻飘逸的背影。

“快进来吧!”梦开了门就在门口叫我。

房间很小,不过一个人住着也会觉得很足够了。

下午我留在房里睡觉,醒来的时候已经6点多了。房间的光线有点暗了,绿色的窗帘被窗口的风吹得轻轻地抖动着。房间那个大大窗口张挂着的绿色窗帘把房间的光线衬得分外柔美。

我给梦打了,她知道我已醒来,就说会马上回来找我。

傍晚的天气有点凉爽了,我和梦坐在路边的小摊吃小吃,梦和我聊着天,可是我一心在想着晨,他还不知道我回来呢!

“听说今晚到明天会有雷雨呢!”

我看了看天空,似乎真有点要下雨的样子。

天气的变化很快,吃完了饭,我怕下雨就和梦回屋里去了。

外面很凉爽,可是房间里却很闷热,那挂起的窗帘封锁住了屋里所有的热气。梦就撩开了窗帘用夹子把它夹了起来。

“我想去见苏晨。”搁在心里想晨很难受,我就说了出来。

“你要见他干什么?”梦皱着眉头说。

“为什么不能见他?”

“他能给你多少钱?”梦斜着眼睛看我。是在斜视我不能自拔的想他。

我没有反驳梦和我一直认为感情的付出,金钱应是的回报。

外面的天气还在变化着,象是即将要来的雨会很大。

感情的冲动在一刻间终于占了上风,我不再去管钱不钱的事,还是给晨发了信息告诉他我想见他。然后就静静地等着他的回信。

雨水终于在一翻酝酿之后倾盆而下了。

我等了十几分钟,晨没有回信。

十点多的时候,响了,却是胡文给我打来了。

今天没法见晨了。可是胡文竟会冒着那么大的雨也会要见我,他邀我去酒吧。

当我们从酒吧出来,已经深夜一点多了,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梦扶着一个女孩上了出租车,她喝醉了,另外还有一个穿着白色T恤的女孩也跟着上了车。

“我先送她回去了。”梦开了车门对我说。

我向她点了点头。出租车便开走了。

“你让穿白衣服那女孩留下来。”胡文又对我说。

“干什么?你看上她了”我盯着他反问。

“那女孩挺不错的。”

“那就让她跟你去吧,我走了。”刚刚在酒吧,他把那个女孩搂那么紧,我就嫉妒的要发疯了。

“不是,我让你把她留下来,给我哥们。我只看上你。”他这么说又给我虚容的心里不少安慰。

“我不叫!”我仍气愤地说。

“不叫就算了。”

我狠狠地白了他一眼。

其实胡文是个不错的男人,不过他已经结过婚了。

昨夜那么大的雨以为第二天会很凉爽,可是天气又变得炎热了。现在已经是下午,晨仍然没有给我回信。

我把一些洗好的水果放在床边的凳子上,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一边吃一边听歌。我的腿有点酸,不知是不是昨晚跟胡文在一起的缘故,他有点粗鲁,而晨是温柔的。

晚上,酒吧里激烈的气氛仍然没有给我抑郁的心情一个释放的出口。已经两天了,晨还是没有给我回信息。

我和梦从酒吧出来,她就和朋友走了。

我蹋上楼梯时听到水池里有哗哗的水声,有个男人在冲澡,是天我来时在楼梯口遇见的年轻男人。他光着上身下身穿着黑色短裤。

现在已经是半夜了,水池边光线很暗,只有他那个房间里透过窗帘的缝隙露出一点点光亮,所照程度很有限。但感觉到他在洗澡,我的心有点紧张,哎,看我这个见惯了男人的女人!

我假作没看见他就从他的身边走过了。

由于半夜很静,回到房里我仍能听到他冲澡时发出的水声。我的心绪竟有点不宁了。不知是他的俊美吸引到我,还是夏天身体里的欲望比较强。我突然有了那种感觉。甚至这种想法很强烈,那么的大胆而赤裸。但随即我就把这种思想甩走了。

知道他洗完澡回房后,我便拿着牙刷脸盆出来洗漱。不一会儿,他又从房里出来了。他也拿着牙刷。这时他已穿了一件T恤与大裤叉。从我开了门的房间里射出的光亮可以看出上衣是红色的,下衣是黑色的。

我的嘴里充满了泡沫,无声地给他让了位置。

“你先吧!”他说完就随意地靠在了阳台。把济了牙膏的牙刷拿在手里。

夜太静了,整个黑夜里只有我刷牙时发出的声音。

哦,他这样站在我旁边,我是多不自在。而他却随意的样子,而且还那么从容地看向我。相比我紧张的心里,我真有点光火,就恼他干嘛不直接进房里等。我一转身就走到了楼梯口去刷。

他似乎觉得我很好笑,就笑了笑。

我没有理会他,这时我却故意把刷牙的声音弄的比先前响,以此来掩饰我刚才别扭的心理,也许这一连串的想法都只是自己的心里在作怪。

我刷好了牙就端起脸盆把水开的很大在他面前接水。他刚才弯着身刷牙,这时就边刷牙边抬起脸转向上看我。似乎他心里对我存在着很多疑问。而我就低着眼帘斜眼与他对看。

待水一满,我就关了水转身回房去了。

回到房间我换上了我的睡裙。刚洗好脸有人敲我的房门。我把身体掩蔽在门后探出头来。

“怎么?”

在明亮的光线下,看出他那红色上衣红的多么鲜亮。

“你有书吗?”他不紧不慢地说。

“什么书?”

“那你有什么书?”语气象是一种反驳。

我有什么书?这是什么语气,我有点光炎,就算我有还不一定借不借呢!竟这么问我。他的态度这么傲慢,倒不象是在向别人借而是讨他自己的东西似的。

“什么书也没有!”说完,我就嘭地关上了门。

几天之后我开始让自己把晨的阴影驱逐出脑海。

我似乎是把感情当儿戏,既然要望记一个人,那么我感情里出现的空白就应有下一个人来填补。胡文很,甚至比晨的多。我的身边还有胡文我便不觉得有什么遗憾。

当我再见胡文的时候我对他就多了几分用心,看着他英俊的脸庞,想起那次在酒吧他那么紧紧地搂着那个女孩时,我对他有了一种强烈的占有欲。

梦曾经说过,女人不在于美不美,而在于够不够风骚,我竟觉得那个女孩比我风骚,胡文才喜欢她,所以后来和胡文在一起我便开始极力地配合他做那种事。

后来的一天下午晨却突然给我打来说要见我,十几天前我还是那么迫切的想他,现在只是十几天后,我竟然对他的没有一点欣喜的感觉,我真不明白我的感情到底有多少是真。

橱窗前挂着一件绿色连衣裙让我很喜欢,我欣喜地买下它,我想见胡文的时候就穿着它。可是曾经我也是这样用心地对晨的呀,这么快心里就换了对象。

天气还是很热,要是等来凉爽的秋天恐怕要两个之后了。梦出去了一会儿,我百无聊耐拿起她放在床上的随意拨弄着,无意间我却发现胡文的号码,我全身所有的神经都象在充血,我的心剧烈地跳动着,我的躯体象是容纳不下它了一样要从我的胸中跳出来。千百种感觉在我的身体串行着,每一种都让我的心向深海里沉去。

“热死了,我买了水果吃吧?”梦回来的时候,我躺在床上没有任何心情。

“不用了。”我有气无力地说。

她便拿了苹果自己吃了起来。

我突然觉得这个小房间让我很不耐烦。

两天后我告诉梦,我要离开了。我背着行李踏上回家的旅车心里的难过不言而喻。胡文他有妻子,他本来也就不属于我,这一点自己很清楚,我有什么好痛的?这样想着,可是眼睛里的总还是含不住眼泪。

深秋的时候我又回来找梦,我的伤痕已经平复了。

我从街上回来,穿着刚买的毛衣,手里提着手提袋,蹋着水泥楼梯,在阳台我又看到隔避的年轻人在阳台观望破旧的小巷,他也穿上了毛衣,来了几天,我总见他的门锁着,我以为他早不在了。

“你还在读大学吗?”

“怎么?”他双手撑在阳台上,似乎对我的主动问候感到奇怪。

“没有,我有一次在图书管看见你。”

“是啊。我还在读书。”

我便微笑着走过了。穿上毛衣的他充满了几分秋的浓重感觉。

秋的暮色是冰凉的,房间里不再是绿窗帘下笼聚着满屋的热气,而是秋风的凄冷拂撩着它紧吸着窗口。

接连几天我又见隔壁的门总是锁着,后来是很多天都如此,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问房东隔壁的那个大男孩搬走了吗?房东说:“他早就搬了,去医院实习了,他从医科学院毕业了。”:忧郁的橘子

保健养生
娱乐热点
餐饮会员卡营销方案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装修施工 小程序微信分销系统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