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地狱之门江山文学网1

时间:2019-07-12 21:24:2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午夜魅影  小雅接到父亲自杀的消息后,着实吃了一惊,她不敢相信父亲会走这条路。小雅的父亲王海是一位的大学教授,学术上很有造诣,是个被人尊重的人。小雅的母亲死后,他一直独居。上星期小雅看他时,还没发现他有什么异常,没想到说没就没了。更让小雅费解的是,父亲竟然是跳楼自杀,她知道父亲患有严重的恐高症,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走这一步。  料理完王海的丧事后,小雅和男友秦国文回到老屋收拾父亲的遗物。警方得出的结论是自杀,小雅实在想不出父亲自杀的动机,所以想从他的遗物中找到答案。王海一生专注于考古研究,家里除了各种考古的相关书籍外,大部分空间都放满了他用毕生精力和财力收集的古玩字画。日记本上堆满了灰尘,翻开日记,近的日期是三年前。开启电脑开关,试了几次,电脑总打不开,电脑已经坏掉了。他们找的很认真,连书里的纸片也不放过,可终还是没有找到有价值的东西。  在他们看完所有的古玩字画,准备走的时候,秦国文突然把目光落在了一幅画上面。这幅画挂在客厅的东墙上,可见主人对它的看重。画的内容是:一座山上有一户人家,男人女人孩子三口其乐融融。“有什么问题吗?”小雅问看得正出神的男友。秦国文好像没听见,小雅又问了一遍,他才反应过来,用赞赏的语气说:“这幅画真是太棒了!”“好,你就拿回去看吧!”秦国文不客气地把画摘下来,小心地卷起它,拿在手里。他也用不着客气,本来他们已经定好了结婚日期,要不是小雅的父亲突然离去,他们现在应该已经是夫妻了。  秦国文是个小有名气的画家,对古代画作有种特殊的迷恋。他把那幅画挂到客厅的墙上,一有时间就会仔细地端详这幅画。圆润的山体上凭空开了一扇门,屋子好像是玻璃做的,里面的情景可以透视。女人在做针线活,男人和孩子在戏耍。似乎一切都很正常,似乎又有什么地方感觉不对劲。秦国文琢磨了很久,也没猜出画者作这幅画的用意。  这天晚上,秦国文正嗅着这幅画古旧的气味,端详着画中的情景。忽然,他发现画中的人动了起来。他使劲揉了揉眼睛,画中的人确实在活动,而且嬉闹的声音也清晰可闻。秦国文惊奇地瞪大了眼睛,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好像生怕惊动画中的人。女人缝着衣服,不时抬起头微笑地看看男人和小孩。突然,女人把头转了过来,正好与秦国文的目光相碰。  秦国文打了个寒战,心里咯噔一下。女人也是一副吃惊的样子,只见她放下衣服,袅袅地向屋门方向走。吱呀一声,屋门打开了,女人走出门,望了望秦国文,然后向他招手,那意思好像是请秦国文进去做客一般。秦国文额头的冷汗流进了眼里,他使劲眨了两下眼睛,再看面前的画时,画中的人物已恢复了常态。秦国文使劲摇了摇头,他想可能近自己有点思虑过度,因而产生了幻觉。  秦国文长出一口气,喝了口咖啡。喝咖啡时,他眼睛的余光忽然看见有一个东西从床底下爬出来,原来是一只老鼠。楼房里怎么会有老鼠呢?秦国文正疑惑间,第二只又爬了出来。接着是第三只,第四只,第五只,无数只。这些老鼠疯狂的向秦国文身上爬,用利牙咬他的衣服,咬他的肉。秦国文感到钻心的疼痛,他发疯地扑打着爬到身上的老鼠。地上已经黑压压的一片,而老鼠还源源不断地从床下爬出来。他惊恐地看着这些不知从哪儿爬来的老鼠,只想找个洞钻进去,忽然他眼前一亮,看见了打开的窗户。他踏着软乎乎的鼠群跑到了窗前,往下张望,十楼的小高层,他现在看来并不算高,而且还确信跳下去自己会安然无事。他用力把一个爬到脸上的老鼠扔到楼下,一条腿搭在窗台上做出跳楼的动作。就在这时,电话玲响了。电话玲好像有魔力一般把骚动的世界变得安静。秦国文发现身上的老鼠没有了,回头看,屋里的也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再向楼下看去,高的令他眩晕,他又打了个寒战。他疲惫地接起电话,电话是小雅打来的,他对小雅说:“小雅,情况有些不妙!”  (二)艺术的力量  “亲爱的,你太劳累了!不要再想作画的事了,你需要好好地休息一段时间。”听完秦国文的讲述,小雅这样说。秦国文说:“不,小雅!我确定不是因为劳累才出现的幻觉,我从前也不比现在轻松,可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一定是那幅画有问题,是它让我产生了幻觉,我敢肯定!”  “怎么可能呢?我们这是现实生活,而不是在文艺作品里。我知道你喜欢看这样的书,但你要是把这些当真的话,那就太可笑了,不但可笑而且可悲!”对小雅这种态度,秦国文有些着急:“小雅,请你相信我!昨天要不是被你打的电话玲声惊醒,我可能早就摔成相片了!文艺作品里并不全都是假事,总有些事情是我们无法把握的。你听说过‘图坦卡蒙’法老的诅咒吗?当时进入墓室的人有二十六个,可他们几乎全部都在十年内相继死亡!这怎么解释?”说到这里他激动地来回度着步:“我感到这幅画有股神秘的力量,这股力量会毁了我的全部!不光是我,就是伯父的死也一定和这幅画有关,或许还有其他人!”想到父亲莫名的死亡,小雅有些动容,但她仍坚定地说:“我不相信什么诅咒,但我会和你一起把它搞清楚!或许我们应该再去老房子一趟,你看怎么样?”秦国文说:“好,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他们又把王海的遗物看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什么。秦国文问小雅,她父亲有没有写日记的习惯。小雅说,在她的记忆里,写日记是父亲长年的习惯,可从翻出的一大堆日记本里,近的日期却是在三年前。难道他把近的几本藏在了某个隐秘的地方。秦国文说:“他会不会把日记写在别的地方,比如……电脑里!”“对,一定是电脑里。”小雅恍然大悟,她记得父亲就是在三年前买的电脑。  修好电脑后,他们果然在D盘发现了日记的文档。文档设了密码,小雅输入自己的生日,电脑提示密码错误。再输于小雅母亲的生日,还是不正确。小雅想了想,输入了母亲的忌日,文档打开了。看完日记后,小雅目瞪口呆,秦国文更是出了一身冷汗。在王海的日子里,纠缠着他,让他步入死亡之旅的正是那些无处不在的可怕幻觉。  “你相信了吧!那幅画确实有股邪恶的力量,看来我也在劫难逃了!”秦国文颓丧地说。小雅心里也非常震惊,她轻轻地搂着男友,安慰道:“别这么想,亲爱的,或许这只是个巧合!”这句话,连她自己也不能安慰。“对了!”小雅忽然说:“我想起一个人,他或许能帮到我们!”  这个人是王海生前的好友,的哲学教授许久长,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他对小雅和秦国文的到访表现的很热情,他对小雅说了一些宽慰的话。小雅表示感谢,然后对他说:“许伯伯,这次我找您,还有件解不开的事情,想请您指点迷津。”许久长顿时来了兴致,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于是秦国文把近发生的事情详细地说了一遍。许久长边听边思索,然后说:“出现这种事,其实并不希奇!”“不希奇!”秦国文,小雅异口同声的说道。  “对!”许久长接着说:“早在500多年前,就发生过这样的事。当时米开朗其罗刚创作出的雕塑《大卫》,来参观的人不计其数。其中有个英国的中年人,在参观大卫雕塑的时候,突然全身一阵颤抖,手心开始冒汗,眼前一黑,顿时失去了知觉。随后每年都会有众多参观者晕倒在《大卫》的脚下。人们把这种病症定名为‘大卫综合症’。”秦国文和小雅仔细地聆听着。许教授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他们是因为过度地接受艺术之美,才发生这样的情况。艺术的力量有时是很可怕的,听了《忧郁的星期天》自杀的人不计其数,而且现在还在继续。凡是经典的艺术,不管是绘画,雕塑,音乐,或者是文学书籍之类,都有这种神奇的感染力。人们往往注重艺术品给人的美的感受,却忽视了它的不良暗示。不可否认一些经典的艺术作品,它的题材却是很灰暗的,如表现死亡、恐惧、性、变态等的作品。在这些不良作品的持续影响下,人们的灵魂可能会被扭曲,产生一些不可思议的幻想,甚至义无反顾地走向毁灭。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发生这种情况的人,一般都有深厚的艺术底蕴,而且正好是那件作品的受众。我敢推断,王教授的死与小秦出现的幻觉一定与此有关!”  听完许教授的分析,秦国文平静了许多。要真是这样的话,只要不去欣赏那幅画就行了。小雅还请求许教授把画作拿到学校实验室去化验一下,看能不能有所发现。许教授答应下来,并说他的推断是不会错的。  (三)不是个  “怎么样?放心了吧!”回去的路上,小雅这样问秦国文。秦国文担忧地说:“乍一听,许教授的话确实很有道理,我就是因为欣赏那幅画而患了‘大卫综合症’。但仔细想想,我的症状和‘大卫综合症’的症状又不太相符。恐怕,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那你想怎么样?”小雅问道。秦国文说:“我想从画作的来源深入地查一查,或许能得到我想要的答案。”“好,就按你说的办!”小雅答道。  他们很轻松就找到了那幅画的来源,王海有个记录本,专门记录藏品的相关信息。记录本的一条,这样写着:藏品,桃源人家;归类,古代水墨画;来源,友人蔡振刚赠予;时间,2008年9月5日。秦国文看到这个记录时,心里一阵惊喜。既然这幅画是朋友送给王海的,那么说明他这个叫蔡振刚的朋友,在送他画时是正常的,这是不是也说明了蔡振刚并没有受这幅画的影响,再进一步,是不是也可以说王海的突然死亡和自己的幻觉与这幅画没有必然的联系。这样推断似乎有失严谨,但却让秦国文看到了一丝希望。要想知道这个推断对不对,只要找到这个叫蔡振刚人就见分晓。  通过关系网,秦国文很快找到了蔡振刚的住址。蔡振刚是本市一家私企的老总,喜欢结交一些高层的知识分子,以此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门铃按响,开门的是蔡振刚的儿子蔡正国。他们说明来意后,蔡正国遗憾地说:“你们来迟了,我父亲身体有些不舒服,已经住进了医院!”“我们可以到医院看他吗?”小雅问道。“没用的,他不会回答你们任何问题,他进的是精神病院。”精神病院?!两人瞠目结舌。蔡正国有些烦躁地说:“我也很纳闷!我父亲是个非常注重养生的人,怕的就是得病,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突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秦国文突然矮了许多,眼光开始暗淡。小雅问:“令尊以前有没有和你提过一幅画?一幅山水人物画。”小雅描述了一下画中的内容。蔡正国说没有。“你要是想起什么,请给我们打个电话好吗?”小雅告辞时对蔡正国说,“好的!”蔡正国答应着,将他们送出门。  “你还好吗?”小雅看着失魂落魄的秦国文问道。秦国文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这个结果确实不让他们轻松,如果说以前都是巧合的话,那么蔡振刚的无端疯掉也是巧合吗?巧合似乎解释不了这么多东西。王海有恐高症却选择了跳楼自杀,蔡振刚担心自己有病,却偏偏得了难缠的精神病;他们都是倒在了他们怕的东西上。蔡振刚是在意识正常的情况下,把画送给王海的,按常理说他已经和这幅画分开,不会再受这幅画的影响,可他却没有逃脱厄运。这些都不是一个简单的“大卫综合症”就能解释得了的。这幅画好像打开了一扇地狱之门,把接触到它的人都送到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许教授那边的化验结果出来了,经初步鉴定,这幅画约作于一百年前,不含有放射性物质,以及细菌、病毒等其他有害物质。小雅一直想从画作本身揭开谜底,她请许教授再认真的化验一下。许教授说,这幅画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他已经集结了生物、化学、生态、物理等领域的科学家,对这幅画进行全方位、更深层的研究。  小雅很担忧秦国文现在的状态,晚上她留在了秦国文的住处。他俩都是不主张婚前性行为的人,小雅把秦国文安排到床上,自己睡在了客厅的沙发上。秦国文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他脑子里混混沌沌,画中的人和这几天他接触到的人交替着浮现,都在七嘴八舌地说着什么。迷迷糊糊中,秦国想起身上厕所,他向床下一看,突然惊恐地大叫起来。不知什么时候,他床周围的地板已经全部塌陷,下面是黑洞洞无底的深渊。惊叫声惊醒了小雅,小雅连忙跑到卧室。随着小雅的走动,地板又一块块浮现出来。看着惊恐万状的秦国文,小雅问他发生了什么。秦国文从刚才的恍惚中挣脱出来,大口地喘着气。两人依偎着,一夜无眠。第二天早上,蔡正国打来了电话,他说他记得父亲给他提到过一幅画,好像就是小雅说的那幅,父亲是在道署西街淘到的,他让小雅他们上那里去逛逛,可能有所发现。  (四)彻底崩溃  道暑西街没有古玩店,画是蔡振刚从算命的老马那里买到的。他俩颇费了点周折才找到老马,老马是个六十来岁的干瘪老头,秦国文给了他二百块钱,说想跟他打听个事,希望他能实话实说。老马把钱收起来,笑呵呵地说:“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说起那幅画,老马脸上立刻凝重起来,他说他对这些土里刨出来的东西是避而远之的。他认为这些东西都是死人用过的,与死者尸骨经过许多年的地下封存,一定会沾染上很重的阴气。时间越久,阴气越重,这些阴气对活人是有妨碍的。 共 779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阴茎异常勃起
昆明专治癫痫病哪家研究院好
昆明市癫痫病研究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装修施工 小程序微信分销系统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